服贸创新试点地区扩围至28个 数字贸易等成新引擎

  服贸创新试点扩围 数字贸易等成新引擎

  从原有的17个试点地区扩围至28个,新增乌鲁木齐、昆明等中西部城市

  服务贸易正逐渐成为我国经济发展及转型中的又一重要增长点。8月19日,商务部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对近期发布的《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进行深度解读。

  继国务院批准在天津、上海、北京等地区开展试点后,此次,新一轮试点将从原有的17个试点地区扩围至28个试点地区,新增了大连、厦门、青岛、石家庄、长春、合肥、济南、昆明、乌鲁木齐等9个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并将贵安新区与贵阳、西咸新区与西安连片发展,两江新区也扩围至重庆21个市辖区。

  同时,新一轮试点也推出了不少新举措,比如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便利外国人在华使用移动支付试点等。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介绍称,本轮试点,是在前两轮基础上的“全面深化”。重点围绕推动服务贸易改革、开放、创新,提出三个方面8项试点任务、122项具体举措。

  新一轮试点有哪些变化?

  试点地区扩围 创新布局数字贸易领域

  与货物贸易更多出现顺差相比,我国的服务贸易更多呈现的是逆差。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服务出口达9127.9亿元,进口则为13144.9亿元,依然出现了服务贸易逆差,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目前大力推进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那么,《总体方案》发布后,新一轮试点与此前试点相比,到底出现了哪些变化?

  当然,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新一轮试点从原有的17个试点地区扩围至28个试点地区,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新增的城市中,不少是中西部城市,比如乌鲁木齐、昆明等,另外,还统筹了西部贵安新区与贵阳、西咸新区与西安连片发展,两江新区扩围至重庆21个市辖区等。

  冼国义解释称,本次新增的试点地区中有一半在中西部和东北老工业基地,比例比前两轮试点要高。之所以这样布局,一方面,这是贯彻落实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等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另一方面,近年来,中西部地区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发展步伐加快,具备制度创新的基础和条件。

  “而且这些地方试点的经验对中西部地区更具借鉴意义,我们希望,这些试点地区能成为中西部服务贸易发展的龙头,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带动中西部整体服务贸易发展水平的提升。”冼国义表示。

  另外,与此前相比,新一轮试点还围绕推动服务贸易改革、开放、创新,提出了122项具体举措。

  比如在改革方面,下放了《船舶营业运输证》管理事权、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审批权、展会进境动植物及其产品前置许可事项,扩大技术进出口经营者资格范围,简化外资旅行社审批流程等。

  开放方面,新一轮改革重点推出26项举措,如在条件具备的试点地区开展国内律师事务所聘请外籍律师担任外国法律顾问试点;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人参加专利代理师资格考试等。

  创新方面,顺应新形势下数字经济的发展趋势,特别是在数字贸易领域,部署了一些政策措施,如探索跨境数据流动分类监管模式、开展数据跨境传输安全管理试点,同时,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便利外国人在华使用移动支付试点等。

  对整体经济意义几何?

  至少带来三个机遇

  冼国义表示,此次全面深化试点,将带来至少三个机遇,包括市场拓展机遇、创新发展机遇及国际合作机遇,数字贸易、版权交易、在线教育等新兴服务出口成为新增长点。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彭波也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新一轮试点是促进改革开放的一个步骤,因为中国在服务业方面的改革开放步伐相对要慢一些。其次,这是增强中国国际竞争能力的一个步骤,毕竟和商品贸易相比较,中国的服务贸易发展水平相对要落后一些。此外,这也是中国克服疫情危机带来的困难的一个举措,毕竟相对于传统经济和商品贸易,数字经济和服务贸易受疫情影响要小一些。

  “同时,这也是强化内循环的一个方面,政府出台政策,是希望可以加快内部产业链的构建,进一步强化内循环,因为服务业与制造业是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的。最后,这也是为了更好地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举措,当前,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吸引全球优质资源,是为增强自身力量。”彭波进一步分析称。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认为,从我国中长期经济转型看,未来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需要大力推进。其次,我国服务贸易领域是短板,这需要政策引领。此外,服务业本身就很有意义,少污染、附加值高,且有很强的就业创造能力,也符合我国消费、产业升级的方向。

  “目前,国内低附加值、高消耗的工业制造业长期很难维持,通过发展工业服务业,提升整体工业制造业附加值,能够加快推动我国工业制造业转型升级。同时,服务业也成为我国中西部、老工业城市及能源枯竭城市转型的一大方向。”周茂华表示。

  下半年服务贸易怎么走?

  前期试点后逆差扩大趋势扭转 下半年危中有机

  此前的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成效初显。数据显示,此前17个试点地区服务贸易占全国比重超过75%,服务贸易发展速度快于全国。同时,试点之后,自2017年起我国服务出口增速持续高于进口,服务贸易逆差连续扩大的趋势也得以扭转。2019年,我国服务出口达2836亿美元,排名从2018年的全球第5位升至第4位。

  不过,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服务贸易也受到冲击。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约为2.23万亿元,同比下降14.7%。

  由于疫情发生以来,各国均采取严格措施限制人员跨境流动,世界范围内旅行服务进出口受到重大影响,上半年,我国旅行服务进出口达5580.8亿元,下降42.9%,是导致服务贸易下降的主要因素。若剔除旅行服务,上半年我国服务进出口不降反增2.1%。

  冼国义认为,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境外疫情仍在蔓延,世界经济严重衰退,国际需求大幅萎缩,下半年我国服务贸易发展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但我们也要看到,疫情对全球服务贸易格局和消费模式、消费习惯都将带来深远影响,服务贸易发展危中有机,我国服务贸易竞争力不断提升、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潘亦纯

【编辑:房家梁】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elanghidrolik.com